首页 > 武侠修真 > 我的道法来自神话志怪世界 > 第九章 道观真相 (求追读)

第九章 道观真相 (求追读)

目录

    “玄同的秘密?”

    宋麟心中一凛,看来这个忠厚老实的大师兄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,身为大师兄没有一点存在感,本身就有不寻常的一面。

    从刚才看到玄同的脸色,宋麟就知道这家伙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玄同在山下有十一套宅邸,二十五房妻妾,五个庄园。此人在山下化名林员外,属下前些日调查发现,林员外就是玄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崂山道士禁止徒弟们娶妻生子,禁止沾染人间富贵。

    修行者想要获得富贵,必定涉及到法术,以法术迷惑凡人,本身就犯了忌讳。

    而且有家室之后,整个人变得畏首畏尾,不敢和妖魔争斗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,玄同有七个儿子,大儿子和他长得一模一样,像是年轻版的玄同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们继续调查。”

    宋麟眼中闪过莫名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猜测不仅是玄同,可能其他弟子都有参与。

    数日后,再次与杨兴会面之时,杨兴的右边手臂居然不见了,不仅如此,脸上还有漆黑的伤疤,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不好,林宅有人!”

    杨兴捂着伤口,气喘吁吁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宋麟眉头一皱,杨兴身上好浓郁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属下跟踪玄同,果然看到他进了林宅,然后我碰到一个绿衣老者,老者打出一团绿烟,属下就变成了这幅模样,幸亏属下跑得快。”

    回去之后,杨兴发现自己中了毒,于是壮士断腕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他发现你身份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先下去养伤,下次离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杨兴离开之后,宋麟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根据传说,当年的瘴气妖便是一个身着绿衣的老人。

    看来数十年的时间过去,瘴气妖并没有远离,而是隐藏在崂山周边。

    如果没猜错的话,大师兄玄同应该和此妖勾结了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……不用猜都知道,肯定是为了荣华富贵,瘴气妖一定开出无法拒绝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幸亏我让杨兴提前调查了,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内奸就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崂山道士?

    宋麟想了想,还是先不要说了,以崂山道士性格,一定会跟玄同撕破脸。

    而且,对方隐藏那么多年,估计早就摸透了虚实。

    现在崂山道观唯一翻盘的希望,可能就在自己身上了,没人知道他突破了胎息期,以及燕云十八骑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是唯一在暗处的地方。

    宋麟若是好好利用,说不定会产生奇效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回去调查破瘴之法。

    玄科观源远流长,资料繁多,不是崂山道观能比的。

    果然,他在藏书阁发现了上古的记载。

    有一地发生瘟疫,经玄科观的人调查,原来是妖鼠瘴气所至。

    于是道人将槟榔、丹砂、磁石、火椒混合雄鸡血、黑狗血制成解瘴散。

    使用的时候用水化开,然后洒在周围,瘴气不得侵入此地,口服之可不惧瘴气。

    后来道人杀死妖鼠取出其体内的毒珠。

    毒珠是妖鼠的精华所在,老鼠于阴湿腐臭之地修行吐纳,久而久之,就会形成珠子。

    此珠能放出瘴气,可练成法器。

    “好东西。”宋麟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如果得到这样东西,宋麟一定消耗因果将此物带出去

    对于道行浅薄的修士来说,其实最重要的是法器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境界的修士,法术道行不太深厚。

    等你念咒施法完毕,对方使用法器早就在你身上扎出十几个窟窿了。

    宋麟记住药方,吩咐其他十七骑全力收集解瘴散的材料。

    越多越好,每人带几十副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两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姓名:宋麟

    境界:胎息期

    道行:八年

    神通:《至罡道人八秘术》,召禽鸟法,止血咒,太乙剑术。

    物品:三阳火剑,养气丹丸,潜龙射息散,解瘟散。

    期间,宋麟在崂山世界学会了召禽鸟法、以及止血咒。

    同时学了一门剑术,以配合三阳火剑使用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让杨兴找能工巧匠打造了十几副铁面具。

    面具口鼻之处覆盖解瘴散浸泡过的布片,包括一套浸泡了解瘟散的衣服。

    可谓是万事俱备,只等时机成熟。

    山下,一处幽暗的密室。

    烛光幽绿,火光妖异。

    朦胧光影,照应得密室内两个人犹如鬼魅。

    一名绿衣老者坐在首座,贼眉鼠眼,瞳孔竟然是竖的。

    老者旁边是长相忠厚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玄同,准备的如何?”绿衣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他七个师弟全部被我收买,现在只听我的命令,还有一个九师弟,我没有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漏了一个?”绿衣老者眉头一皱,神情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这人修炼勤恳,不为外物所动,钱财美色打动不了他。”玄同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罢,到时无非多杀一个人,事不宜迟,十五月圆动手!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话音刚落,绿衣老者化为一阵阴风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等绿衣老者走了之后,玄同神情放松下来,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,眼神望着虚空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师父,别怪我不孝啊,谁让你不知变通。”

    修道是为了什么?绝大部分人为了荣华富贵,为了享受更长的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没有几个人愿意终日躲在山上。

    这种生活,即便多一千年的寿命也是无趣。

    苦修了几年,玄同按捺不住寂寞,开始以下山历练的名义置办田宅,蓄养美妾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没有经商的天赋,无非靠着法术或骗,或抢,或偷,才有这份事业。

    由于太过放纵,导致修行进阶缓慢。

    第一次尝禁果、第一次用法术害人,第一次杀人……师门戒律,都被玄同坏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他生怕有一日暴露出来,到时师父饶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就在他惶恐不安之际,绿衣老者找上门来教他长生之法,隐藏气息之法,承诺一起杀掉崂山道士。

    于是一个惊天计划拉开帷幕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宋麟,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时光吧,你们还能活半个月。”玄同阴冷一笑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不接触宋麟,心里还有个秘密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那就是他厌恶宋麟,这人的气质很像师父年轻时候。

    一心一意,心向大道。

    整个人像是一块大石头,这种人活着有什么意思?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