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是江还是湖 > 第六百三十三章 死期到来

第六百三十三章 死期到来

目录

    楚紫涵这招漫天残叶确实让朴四海受了伤,但火候还是不够,遇到真正的高手,无法用这招将对方一击必杀;她左肋这一道伤口颇深,乘着两分身攻击朴四海之际,连忙将伤口简单包扎起来,刚打了一个结,对方的刀气就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区区几道直来直往的刀气,楚紫涵并未放在眼里,手中长剑挡住一道,另外两道她凭借敏捷的身手,迅速躲开;可万万没想到,其中一道往左微微倾斜的刀气后面,紧跟着一道往右微微倾斜的刀气。

    这道刀气被前面三道遮挡着,根本就没注意到它,此刻已到了眼前,避无可避,她往后退了一步,但无济于事,只能闷哼一声,任由刀气入体,这一道砍在她右胸和肩胛处,顿时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她银牙一咬,右臂勐地一抬,就见手中长剑再次散发出可怕的紫气,紫气往外扩散便成了寒气,那些周围四散的剑气,瞬间凝结成一枚枚冰针,朝着朴四海迅速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击已是最后一击,她已无力再次抬起右臂,乘着朴四海忙于应付眼前的冰针,她一边后退一边忍痛用左手从怀中摸出一颗红色止血丹迅速服下,她已没有多余的碎步包扎伤口,上衣已被鲜血浸透。

    此时不远处的朴四海手持大刀,冰针快而密,他自然忽视不了,只能尽力挥舞,护自己一个周全。但冰针实在太多,他应接不暇,冰针入体,一碰热血就化,不一会儿功夫,身上随处多了不少细小的血洞。

    此时的朴四海也已是精疲力尽,浑身是血,但手中的大刀他还能举起,毕竟是身经百战的人,一眼便知对方的状态已远不如他,于是,他便拖刀慢慢朝着楚紫涵逼近。

    楚紫涵见状,右手一放,长剑掉地之时,左手接过剑柄,她还能用左手使剑。

    两人相隔不过七八步,但朴四海走得缓慢,楚紫涵也退得缓慢,两人这一进一退,任谁都想不到刚才两人还在刀光剑影之中将对方打成了重伤。

    见如今的楚紫涵已无力还手,暗处的陈非凡看在眼里,于心不忍,此时他体内的剑气空空如也,是急在心里,又无可奈何;环顾四周,高手们都是一对一,根本无暇顾及这里,他只能将烈阳刀握在手里,大步朝着楚紫涵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。

    。怎么来了?”楚紫涵见陈非凡突然出现,显得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陈非凡并未回答,而是持刀将楚紫涵护在身后,大敌当前,他一字未说。

    朴四海一见,原本略微痛苦的神情,此时却是咧嘴一笑道:“小子,看来你也伤得不轻,还想英雄救美?”

    “杀她先杀我。”陈非凡面无表情,一字一顿道。

    朴四海将笑容一收,一边感叹着陈非凡的不自量力,一边手起刀落,没有半点迟疑。

    陈非凡手中烈阳刀一横,对方大刀用力下压,这势大力沉地一刀,他不得不单膝跪地,一手紧握刀柄,一手托住刀身,倒也硬生生地拦下了这一刀。

    “这刀不错。”朴四海轻声赞叹道。

    此时楚紫涵想要上前偷袭,但又觉得自身难保,她若急着击杀,风险更大,稍稍一想,便与陈非凡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见两人并肩,朴四海也急忙收刀退了一步,一对二,他可不落下风,只是如今右腿有伤,稍稍行动不便,怕眼前这两人跑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。

    。”朴四海刚开口,见一人持棍从不远处大步走了过来,不由地往后又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申方,一步挡在两人面前,背对着说道:“这里就交给我了,帮我照看好赵无门,别让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陈非凡和楚紫涵也不谦让,道了声谢,互相搀扶着去往申方和赵无门刚才厮杀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申兄弟,这有些胜之不武啊。”朴四海开口道。

    申方冷哼道:“胜之不武?暗风盟的所作所为,还配跟我说胜之不武?朴四海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面对申方,要是身上没有伤,朴四海倒是有信心可以一战,但如今这情况,他自然想熘之大吉。

    已伤了一条腿的朴四海又怎是申方的对手,他刚往后退一步,申方手中的绞龙棍便迎了上来。这一棍下来,犹如雷霆一击,朴四海躲闪不便,只能硬着头皮抬刀阻挡。

    本想着用刀卸力,再抽刀反杀,可这一棍下来,瞬间让他慌了神,力量之大,速度之快,他双手托刀,仍然双臂微颤,别说是卸力,此刻压得他连抽刀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刚才与楚紫涵一战,他已受重伤,此刻又与申方这样的高手交战,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申方也知朴四海现在的处境,但并没有手下留情,手中的棍一抽,又迅速往那刀下一塞,将对方的无名大刀挑起。

    要是平时,朴四海又怎会轻易让对方挑起自己手中的兵器,可如今他有心无力,但事关自己生死,也只能咬咬牙拼死一搏。

    大刀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圈,刀尖先下坠,申方将手中棍一抬,似乎要打飞半空中的大刀;朴四海见状急了,只能左腿用力一蹬,整个人腾空而起,伸手去拿刀柄。

    怎料申方一开始打的就不是大刀的主意,手中绞龙棍一扫,扫在朴四海右侧腰间,连人带刀扫出了十尺之外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朴四海已无力扭转局势,只能狼狈倒地,摔得五脏六腑都为之一震,趴在地上好一会儿,这才勉强用手中大刀撑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申方站在原地看着,见对方起身,这才叹了一口气,重新开口道:“黑白不能相容,你我必有一死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跃起一击,快得让人不敢眨眼,直击对方天灵盖;朴四海人虽虚弱,但看得真切,急忙往后退了一步,举起手中大刀抵挡,刀又再次被打掉。

    “下辈子,就不要在暗风盟了。”申方再次举起手中的绞龙棍,又是朝着对方头顶一击,这一次对方双臂护头,可奈何还是挡不住这一棍的威力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闷哼,对方双臂已碎,申方也不想让他再继续痛苦下去了,紧接着又是一棍朝着头顶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